CCEHD推文|认知能力和个人特征如何影响地理迁移

发表时间:2022-06-28 11:22:09 最近修改时间:2023-02-07 18:17:50

摘要:个人的性格和特质对迁移决策有着重要的影响,尽管已有大量文献识别了学校教育在预测迁移倾向时的作用,但学校教育对迁移倾向的预测与非认知特征和显然与学校教育相关的认知能力有关仍未被探明。本篇文章利用挪威独特的数据集,探究了认知能力和非认知能力特征对迁移决策的影响。

关键词:认知能力;CCEHD;人的发展经济学研究中心

CCEHD推文|认知能力和个人特征如何影响地理迁移

题目:How cognitive ability and personality traits affect geographic mobility

作者:Aline Bütikofer, Giovanni Peri

发表于: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2021 39(2): 559-595


个人的性格和特质对迁移决策有着重要的影响,尽管已有大量文献识别了学校教育在预测迁移倾向时的作用,但学校教育对迁移倾向的预测与非认知特征和显然与学校教育相关的认知能力有关仍未被探明。本篇文章利用挪威独特的数据集,探究了认知能力和非认知能力特征对迁移决策的影响。


1.  介绍

文章分析了认知能力、适应性(适应新环境、新情景的能力)和社会性(与他人相联系的能力)如何影响男性跨劳动力市场的迁移概率。结果表明,更高的认知能力和适应性能显著地预测更高的迁移概率,且适应性对低认知能力或低社会背景的个体有特别强的预测效果。文章所使用的数据由挪威人口登记数据和男性入伍信息构建,包括了1960年至2010年期间所有个体的居住地和劳动力市场结果的年度信息,以及1952年和1953年入伍者在20岁入伍时的评估数据。评估数据包括评估认知能力和心理能力是否适合服兵役的测试成绩,以及心理学家通过半结构化个人访谈评估的适应性和社会性两项非认知能力特征。挪威实施普遍义务兵役制,上述关于男性入伍信息的两年横截面数据覆盖了共约24000名的挪威98%的适龄男性。


2.  对能力及特征的测量、迁移和人口特征数据

文章的主要解释变量为认知能力——使用逻辑数学技能(0-26分)和空间可视化技能(0-24分)测试的数据进行衡量,适应性——指能够改变自己的行为以满足新情况需求的个人特质(0-10级),和社会性——负责、外向、独立、毅力和情绪稳定性(0-10级)。被解释变量为迁移,以入伍时的居住地为基准,文章具体衡量了四个维度的被解释变量:跨当地劳动力市场(Local labor market,挪威最小的政治实体,共46个)迁移、跨宏观区域迁移(共5个)、入伍时是农村居民者迁移至城市、迁移至国外。大约五分之四的移动发生在27-28岁,即1960年之前。约39%的人在27-28岁前、约45%的人在一生中有过跨当地劳动力市场迁移;约15%的人在27-28岁前、约19%的人在一生中有过跨宏观区域迁移;对于入伍时是农村居民者,约五分之一的人在27-28岁前、约四分之一的人在一生中搬迁到了城市;共约1%的人移居至国外。


3.  对认知能力和非认知能力的估计

图1分析了1960-2010年间每个特征和四种不同迁移结果之间的关联。以平均迁移概率的时间分布为基线,比较整体平均迁移概率和不同特征相比均值高出一个标准差的个体的迁移概率。可得相比于整体,高认知能力和高适应性能增大迁移概率,高社交性与显著的迁移概率差异无关。


图1 年度效应

注:图1展示了个体在每年移动的可能性。粗线为迁移概率均值基线,三条点状线分别代表较均值高出一个标准差认知能力、适应性和社交性的个体的迁移概率。A为跨当地劳动力市场的迁移结果,B为跨宏观区域的迁移结果,C为从农村到城市的迁移结果,D为移民至国外的迁移结果。


图2总结了95%置信区间下五分位数的OLS回归系数。对于跨当地劳动力市场、跨宏观区域和自农村迁往城市的迁移,均可观察到对认知能力和适应性特征,相较于其他分位数部分,最高的五分位数部分增加的迁移概率最为明显;社交性没有明显地增加迁移概率。对于向国外的迁移,整体而言适应性的非线性效应较小,仅可看到一些认知能力的非线性效应。


图2 认知能力、社会性和适应性的五分位数

注:图2展示了认知能力、社会性和适应性的五分位数及其对应的回归系数。纵坐标为将最小值标准化为0后的普通最小二乘回归系数。A为跨当地劳动力市场的迁移结果,B为跨宏观区域的迁移结果,C为从农村到城市的迁移结果,D为移民至国外的迁移结果。


为进一步考察认知能力和适应性对迁移概率的影响,图3呈现了将认知能力和适应性分别分为第一个五分位数、中间三个五分位数和第五个五分位数三组,而后两两交互得到的其解释迁移概率的系数。系数显示,认知能力和适应性都会增加迁移倾向,且相比于有较高认知能力的个体,提高适应性与中低认知能力个体的迁移概率的增加更相关,即对认知能力较低者,移民在适应性方面的正向选择更强。总体上,认知能力处于最高五分之一的个体极有可能迁移。


图3 认知能力和适应性的交互项

注:图3展示了认知能力和适应性交互项的五分位数(被分为三部分)及其对应的回归系数。纵坐标为将最小认知能力和最小适应性分位数交互项标准化为0后的系数。A为跨当地劳动力市场的迁移结果,B为跨宏观区域的迁移结果,C为从农村到城市的迁移结果,D为移民至国外的迁移结果。


为分析认知能力和适应性对迁移的影响渠道并进行稳健性分析,作者依次改变控制变量并将其与基准回归系数进行比较。早期迁移(是否在20岁前迁移)、父亲的估算收入、在奥斯陆作为国王卫队服兵役和力学技术知识测试结果(以代表不同兵种)对回归系数均无较大改变。控制教育的完成年数后,认知能力的系数下降,适应性的系数基本不变,表明认知能力与学校教育高度相关,且教育可能是认知能力增加流动性的重要渠道,但适应性对流动性的影响不太可能通过教育来实现。控制不同家庭社会经济背景与认知能力和适应性的交互项后,发现认知能力对高社会经济背景的个体的迁移决策更为重要。控制兄弟固定效应(根据父母身份证号码识别是否为兄弟),发现家庭对适应性的影响可能比认知能力更大。


4.  定向迁移和对目的地分类

此后,作者分析了定向迁移(Directed migration)和分类(Sorting)。首先,作者使用当地未迁移个体及其在1967年的收入数据,通过明瑟回归估计了个体在出生地的回报。结果显示,对于认知能力,中、高认知能力的交互系数为显著负,当地认知能力回报每提高1%,认知能力分布位于最高三分之一的个体迁移概率降低2.3-3.3个百分点,具有高认知能力的个体从具有认知能力高回报的地方迁移到低回报的地方的动机较弱。对于适应性,虽然适应性可能影响迁移的回报,但效应较弱,这可能是因为虽然适应性也可能影响迁移回报,但对特定地点的适应性回报的认识不准确,从而人们不太可能采取行动。

其次,作者使用条件Logit回归估计了迁移者的位置选择。对于认知能力,中高认知能力的个体选择认知能力回报高的目的地的可能性较高;据回报和认知能力交互作用的优势比(odds ratio)大于1,可得具有高认知能力的个体比认知能力低的个体对能力回报的反应更强。对于适应性,没有发现反应适应性强的个体更有可能选择适应性回报高的目的地的证据。

最后,作者比较了高低认知能力和适应性的个体在当地劳动力市场间移动的平均收入差异。图4显示,不同认知能力群体间的收入差异在迁移后增加,且在迁移后10年时较大,具有高认知能力的个体比认知能力低者更有可能迁移、迁移的货币回报也更高;不同适应性群体在移民前后的收入差异方面则没有明显差异。适应性更强的人更有可能移民,但相对于适应性较低者,较高的适应性与显著更高的收入溢价无关。


图4 相对跨当地劳动力市场迁移时的平均收入差异

注:图4展示了相对跨当地劳动力市场迁移时的最高和最低两类人群的平均收入差异。横坐标为相对迁移时间的年份,即包括以迁移时年份为基准的前五年及后十年。纵坐标为相对迁移时的收入差异均值。将迁移时的收入差异标准化为0后绘制上图。A为最高和最低认知能力群体的收入差异情况,B为最高和最低适应性群体的收入差异情况。


5.  结论和讨论

本文分析了20岁时测量所得的认知能力和个人特征如何影响个人跨地区的地理迁移,结果显示,与教育高度相关的认知能力对迁移概率有很强的正向预测能力,具有高适应性的人的迁移概率更高。特别对于认知能力水平低的个体,适应性强的个体更容易迁移。此外,认知能力提高了从对认知能力低回报地区迁移到高回报地区的可能,适应性虽然能预测迁移概率,但与定向迁移或分类无关。结果表明适应性可以降低非货币迁移成本,使迁移变得更容易;而非通过将移民吸引至适应性高回报地区以影响迁移的货币回报。

首先,适应性能预测迁移,由于劳动力的迁移与劳动力市场息息相关,对适应性的衡量可能有助于理解当地冲击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第二,由于一些接受国更喜欢易于同化的个体,如果适应性有助于同化,关于适应性的自选择为接受国带来的结果会是正面的。第三,可能有其他非认知的、未观察到的特征(如自律和自我控制)有迁移的正向选择。最后,适应性的重要性引起了关于是否能在大众中提高这一特征的问题,通过学校教育或将学生置于多样异质个体的环境中以提高适应性的可能性,使得学习环境中多样性和灵活性的角色显得更为重要。


撰文作者:木锦洁

校对:李溢

审阅:徐慧